一六闲

爱好潜水_(:D)∠)_

其实我大概是个……画手来着_(:з」∠)_

三月三小段子









hhhhhhhh三月三放假六天真开心










  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听见胖子在院子里唱着山歌,那声音嘹亮的,估计几个山头外都能听见。

  起床漱口的吴邪吐了口牙膏沫,笑道:“嘿哟,胖爷什么时候会唱山歌了?”这歌还真有趣……嘿撩撩螺?

  唱得喉咙干的胖子顺手拿了桌上的茶润润嗓子,边喝边乐呵呵的说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这可是广西那边过三月三时唱的,哎,我来给你讲讲三月三吧!”

  吴邪正好对这个有了兴趣,就这么穿着背心裤衩坐在凳子上听胖子说。只见胖子装样咳嗽了一声,缓缓道:“三月三是广西的传统节日,每到这一天,本地人都要吃糯米饭,唱山歌。不仅如此,一些小年轻还可以借此机会,向自己中意的妹子唱山歌,要是对得上,说明人家也对你有意思。”(这些是从小到大听过的看过的整合一起的,有什么错误还请见谅•_ゝ•)

  胖子又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堆,吴邪也兴致勃勃的听他讲。不多时,他就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。“啧,听得都忘记我只穿了这么点了。”

   吴邪揉揉发红的鼻子,走进房间里打算添点衣服。一进去,就看见张起灵坐在床上,一瞬不瞬的盯着他。

  走到床边,手臂冷不丁的被他捉住,温暖的手掌把热量覆盖在手臂上,吴邪感觉冻僵的手臂终于有了点知觉。

  “怎么穿这么少?”清冷的声音响起,还带着点不高兴。吴邪不好意思的搓了一下鼻尖,嘟嚷道:“没事,就是出去待了会,不碍事。”

  张起灵望着他,把床边的外套拿了给他披上。吴邪正以为张起灵不生气了,刚想放松一下,就又听他道:“你想和谁对山歌?”

  糟,怕是刚刚胖子讲的都给他听见了。吴邪搓搓手臂,眼珠子转了一下。扯着张起灵的领子把他按在床沿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 早晨的光线把吴邪的脸照的晦涩不清,遮住了他的表情。只听吴邪带着种调戏的意味开口道:“老子要对也只和你对。”

  张起灵没应,双眼被光照的亮晶晶的,吴邪眼睛有种被晃瞎的感觉。妈的,堪比反光镜。

  两人对视了会,门外传来胖子的吆喝声,伴随着一阵米饭的香味传进屋里。“小两口别腻歪了!出来吃饭!”

  屋外,胖子端了一盆三色的饭在桌上,吴邪走过去嗅了嗅,指着饭对胖子道:“你确定这个没有毒吗?”胖子抽了他肩膀一巴掌,笑道:“去你的,有毒我还费那么大劲做?”

  “这就是糯米饭,瞧瞧,胖爷一出手,什么平庸的东西都能给你整成山珍海味。”糯米饭晶莹剔透的,犹如一颗颗珍珠。吴邪趁热夹了一筷子,放进嘴里,软软糯糯的糯米里夹杂着某种不知名的花的香味从嘴里蔓延开来。

就三个字。

真jb好吃!

  张起灵也吃了口,点了点头。胖子顿时笑得更开心了:“嘿哟哟,连咱们小哥都说好吃了,胖爷我都可以去卖糯米饭了。”

 

  虽然糯米饭很好吃,但是一盆的量明显三个成年大汉都不能吃完。胖子热情的把这些糯米饭悉数分给了村里的人家,看着人们夸赞他的手艺,胖子的嘴都快咧的上天了。

  胖子拎着空的盆回来了,他瞅着吴邪和张起灵,突然一拍盆道:“对了,要不我教你们两个唱几句呗!”

  “什么水面打跟斗哎 嗨了了罗,
什么水面起高楼哎 嗨了了罗,
什么水面撑阳伞罗 什么水面共白头嘞,
鸭子水面打跟斗哎 嗨了了罗,
大船水面起高楼嘞 嗨了了罗,
荷叶水面撑阳伞嘞 鸳鸯水面共白头嘞。”

 
  胖子深情的唱了一大段,扭头对着吴邪和张起灵道:“来来来,你们两个就这这些歌词来对唱呗!”吴邪看着胖子笑得堪比媒婆的脸,突然很想拿笔在他脸上画颗痣。

  吴邪没办法,挑了句比较中意的开口就来:“哎——什么水面撑阳伞罗,什么水面共白头咧——”

  他一抬眼,就看见张起灵盯着他,清澈的眼睛里倒映着他。冷不丁的让吴邪心里漏跳一拍,差点连音都唱跑。

 
  张起灵听吴邪唱完,就这么看着吴邪的眼睛,带着点温柔缓缓开口:

   “荷叶水面撑阳伞咧,鸳鸯水面共白头咧。”

 


end










(歌词摘取自《心想唱歌就唱歌》)
随手摸的一个,讲真我想象到小哥唱山歌的时候笑出了声。hhhhhhhhhhhhhhhhhhh
嘿撩撩螺!
_(•̀ω•́ 」∠)_希望大家喜欢

时空重合

ooc有,私设有√

billdip/willredip

以下大概剧情?

    普通小镇和反转小镇从平行世界相交了,因为bill/will他们找“世界”的时候引发空间波动,然后……,然后两对双胞胎就相遇了,开始为了争夺“世界”而大打出手……(os:“世界”是比bill还万能的东西,就好比时间宝宝?哈哈哈哈哈哈哈)突然觉得这个设定好中二啊,莫名的感觉……

食用愉快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______分割线————

    “pine tree,good moning~”bill用小细手轻轻的敲着dip的额头,一下一下不厌其烦的敲着,手下的力道却越来越重。“嘿!bill不要再敲了,我已经醒了。”拍开在自己头发上作乱的手,dip皱着眉揉揉自己被揉乱的头发。

    “hahahahaha,pine tree,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~”黄色玉米片用拐杖戳戳自己的帽子,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。“怎么了?”dip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笑的猥琐的三角形玉米片。悄悄的在心底嚷了一声,难道是又不正常了?唔……好像就没正常过。

    自己的下巴被强迫抬起与人对视,bill把拐杖往上提了提,另一只手腾出来整了整自己的领结,假正经地说道:“我已经找到了“世界”……”“它现在在哪?”dip听到的一瞬间眼睛就忽的睁大了,他没礼貌的打断bill,眼睛里面盛着的喜悦像要溢出来一样。bill把拐杖抵在dip嘴上,阴阳怪气道:“ohoh,pine tree,不要插嘴,听我说完。”“我把“世界”装到了玻璃罐里,放到冰箱的冷冻层去了。”dip抽了抽眼角:“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放在冰箱?”黄色玉米片摆了摆手:“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……”dip揉揉眼睛,没再理他。

    正在思考的dip被突然贴上脸的两个爪子给吓到了,他盯着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的bill,脸上有些发烫。“pine tree,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把这东西弄回来,你是不是该奖励我?嗯?”玉米片不要脸的贴上dip的脸颊,撒娇似的磨蹭着。“你想要什么……不许太过头!”dip的眼睛心虚的四处扫视。

    “不能太过吗?”bill像是可惜般的叹口气,接着他又坏笑道:“pine tree,kiss me.”dip涨红了脸,抿了抿嘴后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嚷道:“只许一次!”语毕,他身上忽的一重,变成人的bill把他压在身下,狠狠的亲吻着他的嘴唇。舌头不安分的钻进dip的嘴里,缠住他的舌头,将他带入欢愉的天堂。

    “唔唔……嗯,bill……”dip睁着朦胧的眼睛,手则紧紧抓住bill身上的衬衣。一吻过后,bil抱着dip抱怨道:“pine tree,你把我的衬衣抓成这样……是不是该补……”“啪——”一本美少年杂志狠狠的击中了bill的脑袋,mabel端着牛奶瞪大眼睛大声叫道:“你这个黄色玉米片想在早晨对我的弟弟干什么?!”

“嘿,shooting star,早安我的小姐。我只是想温柔的让你的弟弟起床。”bill无视从头上滑落的杂志,伸手拉了拉帽沿,装出一副绅士的表情。dip接过递来的牛奶随口道:“嘿,我们要用“世界”做些什么?”mabel眨着大眼睛,双手握拳放在胸前,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。

    bill挡住了自己的眼睛,微笑道:“噢噢,shooting star的眼睛里都是blingbilng闪瞎人眼的star~”mable一个跨步跨到床边,抓住dip的手兴奋的边晃来晃去边尖叫:“我们可以去把所有世界的怪物一起找过来,然后来一场Very very very very big party!!!yeeeeeee!噢!你说,我会不会找到我梦寐以求的那个骑着彩色独角兽的王子?aaaaaaaaa!”

    dip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姐姐,说实话,他觉得要找怪物们来开派对只用找bill就可以了,bill可以找来很多奇奇怪怪的物种……嗯,比如上次的独角飞天狮子兔……要说作用的话,他还是想去别的空间层去看看啊,去探索未知的世界!多么令人激动!而bill摸摸自己的下巴,嘴角挑起一模笑容。用些不一样的小东西让pine tree变得更可爱,哦哦哦,真是太有趣了!三人各怀鬼胎,浑然不知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“will,这就是你说的抢走“世界”的人所在的空间?”








终于憋出来了,不容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..
嘿嘿嘿lof真好玩(`・ω・´)ノ
请多指教!(鞠躬)